小鹏“蹭”上特斯拉:学徒想打老师傅?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ID:rancaijing),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 | 孔明明

编辑 | 黎明

4月27日下午,在新车P7的线上发布会上,小鹏汽车董事长兼CEO何小鹏称:“今天是小鹏汽车一个新的里程碑。”

成立5年的小鹏汽车,为了其第二款产品P7的发布,选择了视频平台B站,进行了长达24小时的不间断直播,而这也是国内新造车势力以直播方式发布的第一款轿车。在发布会上,何小鹏数次将小鹏P7对标特斯拉的Model 3和Model S,以及宝马、保时捷等豪车品牌,他称:在中国,P7可以做到最好的辅助驾驶。

除了续航和充电能力之外,自动驾驶技术是各大新造车企业竞争的重点,也是消费者非常关心的地方。不少消费者就曾说过,选择特斯拉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

巧合的是,就在小鹏汽车发布会的前两天,4月26日上午8:40分,彭博社一篇题为《特斯拉因自动驾驶机密盗窃而升级战斗》的文章将小鹏汽车提前推上了风口浪尖。2019年3月21日,特斯拉对前Autopilot部门核心工程师、小鹏汽车自动驾驶部门工程师曹光植提起诉讼,彭博的报道显示,特斯拉进一步向美国法庭提出了要求小鹏汽车交出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的诉求。

来源 / Bloomberg

小鹏汽车很快给出了回应,并称特斯拉所表现出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随着特斯拉对中国本土市场的重视度不断上升、特斯拉国产Model 3加速交付、长续航Model 3的突然降价、国家全新补贴政策的出台……“鲶鱼”特斯拉,正在显示出其强大的攻击性。

自2015年以来,国内新造车势力因为受到特斯拉的鼓舞,而纷纷入场造车,成为特斯拉的“中国学徒”,但随着特斯拉的强势入华,包括小鹏汽车在内的新造车势力,正试图反击特斯拉,并走出自己的一条新路。

01 小鹏P7正面对标特斯拉Model 3

4月27日下午,小鹏P7正式发布。在下午3点何小鹏出来之前,这场小鹏P7的发布会在B站已经持续直播了21个小时,分别请了局座、庞博及一些知名UP主为其进行预热,小鹏产品专家团也在直播上为大家讲了更多关于P7的故事。

和特斯拉一样,两家公司瞄准的消费群体在20岁-40岁之间,他们喜欢尝试新鲜事物,并有足够的消费能力——这也符合B站的用户特点,甚至小鹏汽车在B站的账号简介就是“我的第一台智能汽车”。

在发布会上,何小鹏称,P7将在今年6月底陆续启动交付,起售价为22.99万元。其中,四驱高性能补贴后售价33.99万-34.99万元,后驱超长续航售价25.49万-27.69万元,后驱长续航售价22.99万-25.99万元。何小鹏还透露,P7研发费用超过30亿元,软件研发费用超过7亿元。

小鹏汽车P7不同版本的续航/售价/交付日期

来源 / 小鹏汽车

而在售价30万左右的“电动轿车”中,小鹏汽车的直接竞争对手就是特斯拉Model 3。

在发布会上,何小鹏在介绍P7时,也多次将各项产品参数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3。何小鹏称:“在放倒后排座椅后,P7的后备箱扩展容积达到915L,与Model 3的865L相比多出50L,优势非常明显”,他还说:“目前,我们的最大续航里程为NEDC工况下的706km,已经相当于部分燃油车型一箱油的使用里程,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成为中国续航最长的智能汽车”。

如果将两者产品进行对比,也可以看到更多细节。

比如,在尺寸方面,小鹏P7的车身三围达到了4880/1896/1450mm,比Model 3 的4694/1850/1443mm大了一个级别;轴距为2998mm,比Model 3 2875mm的轴距高了一个级别;P7后排乘客膝部距前排座椅靠背间隙为179mm,而Model 3和Model S则分别为85mm和112mm。

而在自动驾驶方面,何小鹏称,小鹏P7核心的智能化优势,是将以XPILOT 3.0,为国内用户提供“适合中国道路场景”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在P7的语音交互演示环节,何小鹏称,关于智能电动汽车未来的交互方式,他一直认为是语音而不是触控,“当自动驾驶越来越高级别时,根本就不需要触碰;会自动开门,会沟通,会懂驾驶者,只有语音适合”。

此外,小鹏汽车和支付宝还达成了战略合作。支付宝小程序将打通小鹏汽车账号,用户可通过小程序远程控制车辆,或当作车钥匙开门;同时,车机系统也将和百万支付宝小程序全面打通。

“相比特斯拉,我们的优势是更专注于中国场景”,小鹏汽车副总裁吴新宙在发布会前的媒体专访中表示。何小鹏在发布会后的座谈环节也称,如果做一款跟别人完全一样的汽车,他就完全没必要亲自创业。

02 特斯拉“中国学徒”的反击?

事实上,小鹏P7自2019年4月在上海车展正式亮相之后,就已经被认为是特斯拉Model 3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如果仅仅主打中低端或者低端市场,很容易有规模,但是很难有全球化的可能性”,何小鹏曾表示。

但在P7亮相之前,特斯拉和小鹏汽车已经开始了一场针对“自动驾驶技术盗窃”的诉讼案,并在4月25日被再次放大发酵。

2019年3月21日,特斯拉对前Autopilot部门核心工程师、小鹏汽车自动驾驶部门工程师曹光植提起诉讼。特斯拉称,曹光植是特斯拉AP团队有权利访问AP源代码的40人之一,从去年开始就向自己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AP相关源代码的完整副本,总计上传了超过30万个与Autopilot相关的文件材料。

特斯拉还称,他们发现2018年年底,曹光植在接受小鹏汽车聘请后,从自己的工作电脑上删除了12万份文件并断开了与个人iCloud账户的链接,并“突然”在1月3日提交辞呈,随后跳槽到小鹏汽车出任感知负责人。

特斯拉认为,曹光植和小鹏汽车没有合法权利使用特斯拉Autopilot的相关技术,因为这是特斯拉五年多的研发成果和超过数亿美元投资的结晶。

而曹光植在2019年7月份的加州北区法院庭审陈述中,承认他是特斯拉自动驾驶仪团队的一员,可以访问特斯拉的源代码。他否认将特斯拉的源代码和其他公司信息被定性为“商业机密”,但他承认在离开特斯拉加入小鹏汽车后,保留了 Autopilot 的相关文件和其他特斯拉机密信息。

曹光植还称,从特斯拉离职以来,他没有接触特斯拉申诉中描述的任何“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也从未使用过这些机密。

小鹏汽车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特斯拉在2019年11月对小鹏汽车发了一张法院传票,希望可以获得从2018年11月份到2019年11月份这个时间段中,小鹏汽车的自动驾驶源代码。工作人员还称,在接到传票后,他们给到了特斯拉涉及到曹光植的12000多份文件。“但在这个过程中,小鹏汽车始终不是被告,曹光植才是被告”。

3月31日,小鹏汽车回复了一份针对特斯拉传票的“反驳动议”,4月24日特斯拉针对这份“反驳动议”发布的“反驳反驳动议”,被彭博社报道了出来。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特斯拉之所以将目标从个人转向公司,因为曹光植与另一位同样因涉嫌窃取机密信息身陷诉讼的前苹果工程师,在2018年同一时间在小鹏汽车寻求新工作,并使用了同样“难以追踪”的方法从前雇主那里获取敏感文件。 

特斯拉在文件中说:“这两种情况之间的相似度越大,这些相似度不能被当作巧合而消除的可能性就越小,并且它们越有可能是计划和协调的结果。”

而在彭博社的报道发出来后,小鹏汽车随即发出了一份声明,称小鹏汽车并非该案当事人,并称:“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关于这次事件,大家意见不一。有小鹏车主告诉燃财经,选择小鹏就是因为它的智能化体验,“几乎所有车主都心知肚明,小鹏的智能化技术很像特斯拉,但比特斯拉便宜”;也有汽车行业从业者向燃财经表示,“自动驾驶辅助系统是一套极其复杂的系统,代码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仅仅通过复制代码来实现自动驾驶复制,不可能。”

“小鹏XPilot与特斯拉AP从硬件配置到落地策略,都完全不同”,这位从业者表示。他还认为,小鹏的XPilot更多依赖于中国本土化路况而开发,而特斯拉的本土化目前做的并不好。

无论真相是什么,相比已经发展了十几年的特斯拉,仅成立5年的小鹏汽车虽然发展迅速,但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和特斯拉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但明显可以看到,小鹏汽车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是特斯拉的“中国学徒”了,他开始反击。

03 在特斯拉的阴影下

不只有小鹏汽车开始展现出了“反抗者”的姿态。

在小鹏P7的线上发布会上,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出现在了发布会前的视频VCR中。李斌说:“如果你要买SUV可以选蔚来或合创,但如果你要买轿车,那一定要选P7。”

就在4月23日,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简称“新政”),引发了很多讨论。新政指出,综合技术进步、规模效应等因素,将新能源电动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实施期限延长至2022年底,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换电模式”车辆不受此规定影响。

新政推出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第一时间在微博评论:“设计30万的补贴门槛,基本上是精准的助攻特斯拉来打残国内的纯电动品牌。你只需要换位想一下,如果你是特斯拉,你接下来会如何对策和定价,就知道什么叫灭顶之灾了”。

来源 / 李想微博

而在新政发布之前,数据显示,特斯拉一季度在中国上牌数为1.739万辆,其中一月为3183辆、二月为2284辆、三月为11927辆。而国内的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威马,一季度上牌量分别为3817辆、2331辆和2237辆,三家加起来也没特斯拉一家多。

随着对中国市场越来越重视,特斯拉或许正在从最开始人们认为可以搅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鲶鱼”,变为进攻性越来越强的“鲨鱼”。

但在特斯拉销量不断走高背后,也伴随着特斯拉被车主们接二连三的维权和吐槽。“没有售后”、“服务太差”、“降价频繁”等,在消耗其口碑的同时,也给了其他新造车企业得以进攻的机会,比如蔚来汽车周到的售后服务、小鹏汽车主打性价比的长续航等。

汽车行业正在发生的巨变,也给更熟悉中国国情和市场的中国车企,留出了可以突围的缝隙。

但摆在所有新造车企业们面前的问题是,虽然刺激新能源汽车的消费政策不断推出,但受大环境影响,中国的汽车销量依然不容乐观,且所有的新造车企业都面临一个共同的困境:缺钱;另外,传统车企们也纷纷转型电动化,在产品技术积累和整体管理控制上,他们依然略胜一筹。

况且,发布会上的所有说辞还都只是暂时停留在PPT上,“鲨鱼”对其他人来说,依然是庞然大物。我们无法预知,小鹏P7会继续交出怎么样的答卷,以及特斯拉和中国新造车企业之间还会发生什么故事。

但“小鹏们”应该已经提前做好了硬刚特斯拉的心理准备,因为,它们没有选择。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